從C太太到李富真:女人在愛情里聖母心泛濫還真是病,得治

從C太太到李富真:女人在愛情里聖母心泛濫還真是病,得治

從C太太到李富真:女人在愛情里聖母心泛濫還真是病,得治!

文/南山風

奧地利著名作家斯蒂芬.茨威格的中篇小說《一個女人一生中的二十四小時》受到很多讀者的歡迎,他在書中塑造了一個聖母心泛濫的女主人公C太太。

C太太是個42歲的優雅女人,她的丈夫去世了,孩子們有的當兵有的在外地讀書。她搬到一個以賭場號稱的小鎮獨自生活。

在小鎮上,她無聊時就去賭場看人賭博。一個偶然的機會,她在賭場被一雙修長又飽滿深情的手深深吸引住了。手的主人是一個帥氣的小夥子。

然而這個帥氣的小夥子又賭輸了。他突然起身離開,像行屍走肉一般。

C太太在身後急忙追了過去,因為她的內心告訴她:他需要她,她必須要拯救她!

C太太給身無分文的年輕人安排住處,說了很多鼓勵他的話。此時的年輕人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,對C太太表現出異常的依戀。就在年輕人向C太太求歡時,C太太本可以拒絕,但是她不忍心,她怕他的拒絕,會傷了這個好不容易拯救過來的年輕人。

這個晚上,一個頻臨深淵的人,在拚命地抓住這個能拯救他的女人,而這個女人,在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去挽救他。她認為這是一個脆弱的靈魂,哪怕一點點的拒絕,都會把他推向絕望的深淵。

後來那個帥氣的小夥子走了。C太太忍不住對他的思念收拾行李,不顧表姐的勸阻,義無反顧去尋找他。

他不是在小夥子的家鄉,而是在賭場上找到了已經賭紅眼的小夥子。小夥子拿著她的錢並沒有回鄉改過自新,而是一頭扎進賭場繼續大賭特賭。

C太太不顧一切地想改變一個賭徒,結果只能落個人財兩空。

聖母心改變不了一個墮落的人,只會傷了自己的心。


韓國三星集團的長公主李富真也是因為聖母心泛濫,搭上了自己的愛情,也搭上了141億韓元(摺合人民幣8370萬元)才擺脫和任佑宰的婚姻。

李富真作為三星集團的長公主,才貌雙全,深得父親的賞識。

她愛上自己的保安任佑宰,以為憑著自己的財力和能力會讓他脫胎換骨,成為商界精英。歷經4年的爭取,李富真說服父親李健熙如願嫁給任佑宰。

婚後,任佑宰被李健熙安排到三星集團中擔任要職,仁佑宰能力不足的問題很快就顯現出來。之後,他又被送到美國哈佛大學接受教育,但基礎差還不思進取的任佑宰並不喜歡這樣的安排,他甚至還為此鬧過兩次自殺。

後來,任佑宰回到韓國又開始酗酒。在李富真懷孕後,任佑宰因為心情不好,對孕期的她依然拳打腳踢。「李富真被酗酒丈夫家暴」的話題還登上韓國報紙頭條。在韓國娛樂圈醜聞里也有任佑宰的身影。

李富真身心俱傷下定決心與任佑宰離婚。

然而離婚並不順利。因為任佑宰要在李富真的身上狠狠賺一筆。離婚官司二審後任佑宰拿到了141億韓元的補償還不滿足,準備繼續上訴,因為他的目標是1.2萬億韓元(摺合人民幣77.2億元)!

李富真聖母心泛濫,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因為,能力弱的男人不只是會像爛泥扶不上牆,還會渣得你一身臟!

卡耐基在《人性的弱點》里提出了七種讓家庭幸福的方法,其中一點就是:別總想著改變對方。


知乎上有個帖子,作者講了這樣一個故事:

H是一個農村的女孩,家族的大女兒。她從小就像小大人一般幫父母帶大了一幫淘氣的弟弟妹妹。那些艱苦的年代,受制於匱乏的客觀環境,她一直被壓榨和配合著向別人無止境的付出和犧牲。

於是,慢慢地她便有了這樣的意識:只有付出,才能幸福。丈夫在一家外企工作,她則全心全意地做個卑微的全職保姆。

她和丈夫結婚5年了,習慣了無止境地壓榨自己去付出。老公在外面有一個小三,H也察覺老公的異常,但還是固執地認為老公搞外遇是因為自己付出得不夠多。

她要用更多的寬容來維持自己的家,每天更加的勤奮照顧家裡的兩小一大,把所有不好的歸咎於自己,覺得只要自己做得更好了,老公自然會回家。

她習慣了一輩子都以別人為中心,彷佛只有像一根蠟燭一樣燃燒掉自己,成為一個對別人而言「有用的人」,才能證明和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。

在她看來,卑微的付出才是常態。

她這樣的性格反而讓她老公越來越疏遠她,變本加厲。後來,她的老公無情地走了。

女人心懷聖母心,只能有機會給男人當一時的保姆而已,沒用了,也就會被拋棄了。


美國著名心理治療師蘇珊.福沃德在《原生家庭》這本書中講到一個案例:

她的諮詢者梅勒妮結過兩次婚,和幾個男人同居過,但始終沒有找到合適的伴侶,每次她挑中的男人不是懶鬼就是混蛋。

梅勒妮總覺得她可以讓那些男人改過自新,為他們出錢出力。可是不管她怎麼付出,那些男人非但不會改變,而且根本不愛她。

聖母心泛濫的她似乎天生就是招渣男的體質。

然而,蘇珊通過分析,找出了她的病因。

原來,梅勒妮的行為屬於典型的「共依存」行為,她對自己的「助人者」角色絲毫不知。

在心理學上,「共依存」是指人因為失去自己內在的愛與信任,而沉溺於外界事物無法自拔的一種生存狀態,他們依賴外界的某些事物以生存,卻對那些事物所引發的問題視而不見。

「助人者」,還有一個相對的「受助者」,受助者通常會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完全依賴助人者,而助人者依賴這種「被需要」的感覺,甚至覺得自己是對方唯一的救助者。

聖母心泛濫還真的是一種病,得治!

不管是C太太,還是李富真,還是普通人H,聖母心泛濫的女人都相信自己足夠好,能夠為對方付出很多,相信自己只要全力付出就會得到對方的愛,於是竭盡全力付出、去愛、去擔憂、去幫助、去掩飾。但是,對方根本不會愛上她們,到頭來只是被利用,人財兩空。

愛與被愛是平等的,付出也應該是彼此雙向的。

一個女人愛的時候不要一味地付出而忘了自己,因為這樣,對方會理所當然地只顧著一味接受而忽略了你。

(作者簡介:中文、法律雙本科,愛讀書愛碼字,文章散見於寫手圈、貓姐能量圈、新華社夜讀等公信平台。)